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后背上有白斑是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05:11:3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后背上有白斑是白癜风,凌海白癜风医院,湖南白癜风初期病因,云南治白癜风的药物,武汉白癜风,南陵白癜风医院,弋阳白癜风医院

  今年15岁的施琴,是一个苦命的孩子,因为是女孩,从小被父母遗弃,2岁又患上角膜白斑,变成了盲人,也因此从来没有上过学。可是用另一个角度来说,施琴又是一个幸运的孩子,养父一家待她视如己出,虽然家庭贫困,但从未放弃为她筹钱治病。

  2015年,机缘巧合下,贵阳爱尔眼科医院得知了施琴的情况,两年间从未放弃过为施琴寻找适合的角膜。2017年初,施琴再一次被幸运之神眷顾,迎来了人生中再一次幸运—— 一枚来自当年汶川地震幸存者捐献的眼角膜将移植到她的眼睛上,为她带来重见光明的希望。3月24日,这场等待了两年的移植手术顺利完成。

  

  一场高烧,女孩失去光明

  施琴告诉记者,3岁前的她还能与同村的小伙伴一块儿玩耍,用她的话来说:“那时,至少能分辨眼前的事物。”但在两岁时,施琴发过一次高烧,此后她的眼睛就开始发红发痒,还从黑眼仁里长出了白色的东西。家人曾带她到县医院进行诊断,由于当地医疗条件不好,并没有诊断出病因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大,施琴的眼睛不仅没有恢复,反而慢慢地开始恶化,越来越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了。施琴八九岁时,除了能看见眼前的一点点影子外,其他的东西都看不见了。“学校离家有十几公里,我的眼睛看不见,家人也不放心我去上学。”施琴说,失去了光明,她连上学都没法去

收养家庭对她不离不弃

  

  除了患有眼疾外,施琴的遭遇也令人揪心:施琴出生的时候,父母因为她是个女孩,所以将她送给了施家养育。

  幸运的是,施家人并没有因为没有血缘关系而嫌弃施琴,反而都宠着这个幺女。“奶奶、爸爸、妈妈、哥哥对我都很好。”施琴告诉记者,虽然家境贫寒,但是全家都让着她,有什么好吃的都让她先吃。

  据悉,施家坐落在贵州省毕节市威宁县黑石镇河边村月亮岩,从县城到黑石镇有52公里,之后需驱车40公里沿盘山路才能来到河边村。因为妈妈早逝,奶奶年近八旬,家里只有爸爸一个劳动力,因此施家也是政府帮扶的特困对象,正因为家境贫寒,加上远离城镇,使得施琴的病情一拖再拖。

  两年前,贵阳爱尔眼科医院到威宁县义诊,大哥就带着施琴前去看病,医生建议带施琴到医院做个详细检查。检查确定了施琴双眼患有角膜白斑,这是一种非常损伤视力的疾病,医生说需要进行角膜移植,但因为没有角膜源,施琴的病又拖了下来。

  

(手术前后,施琴的哥哥一直守在她身旁)

在施琴回到老家的2年间,家人们也没有闲着,大哥和二哥相继到沿海地区打工,为妹妹筹集手术费。施琴的大哥今年20岁,他告诉记者,现在自己在深圳的工厂里打工,每个月有两千多块钱的收入,除了吃饭和必要的花费外,他每个月都要寄1000元回家。“除了还债,爸爸把钱全部存了下来,准备给妹妹治病。”施琴的大哥说。

  哥哥们外出打工时得知,想要治好妹妹的眼睛,光靠他们打工挣钱,远远不够。

  手术很成功,她有望重获光明

  今年3月,好消息传来:爱尔眼科医院有了适合的角膜。同时,院方为施家争取到了湖南爱眼基金的支持,决定免费为施琴手术。

  该院院长龚力力告诉记者,施琴的左眼的角膜斑纹自中央大约占到6毫米,眼前只剩下一点点光感;而她右眼的角膜白斑占到4.5毫米……

  3月20日,经过北京、上海等地眼科专家的会诊之后,确认了治疗方案——为施琴实施角膜移植手术。鉴于情况比较复杂,为了增加手术成功率,院方邀请了角膜移植的顶级专家李绍伟来为施琴手术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为施琴捐献角膜的是一位来至汶川地震幸存者。这位幸存者逝世时捐出了自己的角膜,以此回馈当年人们对灾区的帮助,希望能帮助像施琴这样的年轻生命重获光明,改变人生。

  手术在上午9点开始,经过一系列的术前准备之后,施琴进入了手术室。一个多小时后,施琴的手术终于结束了,手术室里传来了好消息,一切顺利,手术很成功。

  “很庆幸,我们担心的白内障问题目前并没有发现。”李绍伟告诉记者,因为施琴眼部情况比较复杂,所以此次手术比一般角膜移植手术用时更长。至于施琴术后的恢复情况,李绍伟则表示不能预测,“如果一切恢复良好,施琴的右眼有望和正常人一样。”

  ◎记者手记

遇见爱 遇见“光明”

  昨日上午,我在病房见到了施琴,小女孩儿今天穿了一件红底白花的运动衫,一条带着闪闪饰物的牛仔裤,头发整齐,刘海上有一个镶钻的蝴蝶结发卡,如果不是脸上双眼没有焦点,黑色的眼球里还有明显的白色异物,会让我恍惚觉得施琴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。

  当我问她:“马上就要手术了,紧张吗?”她反射性地握了一下交叠在膝上的双手,缓慢地抬起脸,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,对我说道:“不紧张。”

  交谈中,施琴的语速很慢,话也很少,回答往往言简意赅。当我问她“如果眼睛看得见了,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”时,施琴面带微笑,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就是去上学。”

  这是施琴答得最快的问题,上学的希望迅速点亮了施琴的脸庞,她露出了属于她这个年纪最纯真的笑容……

  医院的医护人员告诉我,虽然是收养家庭,而且家庭条件还不太好,但是也看得出家人对小女孩很好。施琴那种对长辈的孺慕之情,对哥哥的手足之情,绝对不是装出来的。“小女孩很有礼貌,虽然话不多,但是‘谢谢’、‘请’这些语言都是挂在嘴上的。即使没有上过学,普通话也很标准,她说这是哥哥在家里教她的。”

  因为是女孩,所以被丢弃,所以不被重视,所以可以放弃治疗……好像在一些人的认知里,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。可是,施家人却打破了这个“认知”,他们不仅没有对这个毫无血缘的妹妹有一丝嫌弃,还将她照顾得很好,这不仅让我想为这一家人点个赞。

  施琴的哥哥说:“我每次回家的时候都看着施琴一个人,没有小伙伴和她一起玩,一想到她在童年时就失去了光明,到现在她还是一个人在黑暗中,就觉得非常心痛。”

  “施琴不是没有梦想的那种女孩,我每次回家,她都对我说只要治好眼睛,就立志当老师。只有上了学、有了知识才能当老师,而当了老师,她想给像她这样没有办法获得知识的孩子带去帮助。”施琴的哥哥感慨地说。

  手术结束后,施琴被推出了手术室,一直守在手术室外的哥哥马上上前,轻声地问道:“不痛吧?”当施琴转移到病房后,哥哥守在她的旁边,伸手擦掉施琴脸上的汗水,有点欣慰地自言自语道:“太好了,你马上就能看见了。”这时,我无声地退出了房间,心想,愿每个女孩都能遇到“施家人”。

  ( 本报记者 张梅 )

我们只有干货,请谨慎关注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上海能否治愈白癜风